陕西省物流与采购联合会_WAP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新职业——网约配送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

行业动态

新职业——网约配送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
作者:管理员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20-8-28 11:37:08    浏览次数:61

一、产生背景

网约配送员是国家政策顶层设计引领、新兴技术快速变革和巨大市场需求相融合的时代产物。近年来,国家相继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电子商务加快培育经济新动力的意见》、《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等重大利好政策,通过顶层设计充分发挥政策的前瞻引领作用,为本地生活服务电商和网约配送服务的快速发展,以及为“互联网+服务业”体系建设发展营造了良好的政策环境。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的突破发展,以数据驱动、平台支撑和线上线下协同的新经济形态呈现爆发式增长,特别是互联网技术在本地生活服务业的迅速应用,形成了“互联网+服务业”新业态,极大促进了全国生活服务业的数字化转型升级和提质增效,从而带动了大量网约配送员就业群体的社会化涌现。

从消费市场需求看,我国人均GDP已经突破一万美元,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消费规模扩大和消费升级呈现并行发展态势,消费者的网购类型也愈加多样化,以往三日达的时效已不能满足日益多元的生活服务需求,餐饮、生鲜、药品等具有明显的即时属性,使其需要被迅速地配送到消费者手中。巨大的市场需求使得网约配送员的就业群体规模增长迅速,每天跑在路上的网约配送员已经达到百万级,“网约配送员”已经成为现代城市生活的“新基础设施”和新业态吸纳就业的典型代表,有力支撑了“数字经济”时代生活服务业新旧动能转换和就业结构转型升级。

二、职业定义

网约配送员职业定义:通过移动互联网平台等,从事接收、验视客户订单,根据订单需求,按照平台智能规划路线,在一定时间内将订单物品递送至指定地点的服务人员。

网约配送员主要工作任务:

(1)通过移动智能终端接收、验视、核对客户订单,包括但不限于数量、尺寸、规格、颜色、保质期、价格、地址等;

(2)分类整理订单物品,编排递送顺序;

(3)按照客户要求及网络平台智能规划的配送路线,在一定时间内将订单物品递送至指定地点;

(4)处理无人接收、拒收、破损等递送异常情况;

(5)处理客户投诉及其他递送诉求。

网约配送员从根本上有别于传统快递和仓储物流等职业。首先,在配送环节上,网约配送员是点对点服务,无集中取送和中转接驳。其次,在配送技术上,网约配送属于LBS服务(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位置的服务),对于移动互联网具有强依赖性,需要配送平台利用移动互联网等技术提供网络定位、时间计算、路径规划等,可以说没有移动互联网,就没有网约配送。再次,在配送范围上,网约配送具有很强的本地化、生活圈化特色,不存在远距离异地配送。最后,在配送场景上,网约配送对象需求多样化,包括餐饮外卖、B2C零售、商超便利、生鲜宅配、C2C递送等。总的来说,网约配送员是移动互联网技术革新的直接产物,大量就业群体的背后是科技与创新带来的深刻变化。

三、当前就业人群分析

网约配送员作为“互联网+服务业”和“智能+物流”的关键环节,通过配送连接用户和商家,在城市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根据《2019年及2020年疫情期间美团骑手就业报告》调查结果显示,2019年,通过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网约配送员总数达到398.7万人,同比2018年增长了23.3%;在美团平台就业的网约配送员中,有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占网约配送员总量的6.4%,其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新冠疫情爆发后,从2020年1月20日至3月30日,美团平台新注册且有收入的新增网约配送员达到45.78万人,网约配送员新职业成为就业蓄水池,有效发挥了稳就业的作用。根据美团平台的调研数据,这部分从业人群呈现以下特征:

(一)网约配送员年龄结构分布

2019年,通过美团平台获得收入的网约配送员总数达到398.7万人。在所有网约配送员中,20-40岁网约配送员的占比超过83.7%(如下图)。从新冠疫情期间新增网约配送员的数据看,20-30岁为疫情期间新增网约配送员的主要年龄段,占比为45.3%,其次为30-40岁网约配送员,占比为39.0%,与2019年20-40岁年龄段网约配送员的占比(约83.7%)持平。

(二)网约配送员工作时间分布

就业时间灵活既是网约配送员工作吸引从业者的最重要原因,这也符合当代零工经济的特点:更多的从业者不再愿意受到空间、时间的限制,而是倾向选择一种更为灵活的就业模式,在生活和工作之间寻找平衡。根据《2019年及2020年疫情期间美团骑手就业报告》调查结果显示,时间灵活是网约配送员工作的最显著特征,近六成网约配送员每天配送时间低于4小时。

(三)网约配送员学历分布

根据美团《2018年外卖骑手就业报告》,网约配送员的学历以初中、高中学历为主,值得注意的是,拥有大学文凭(大专、本科、硕士及以上)的网约配送员比例近15%。

(四)网约配送员收入分布

根据美团《2018年外卖骑手就业报告》,网约配送员的收入较高,三成网约配送员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5成网约配送员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

四、职业发展通道

网约配送员拥有纵向发展规划,能够实现畅通的职业发展通道。随着网约配送员技能水平的提高,可以逐步向上发展达到相应的等级,在劳动收入、个人成长、管理晋升上取得进步。随着网约配送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开发工作的完成,今后能够进一步完善网约配送员的薪酬结构和规范网约配送员职业管理程序,为网约配送员职业发展提供更大更好的成长空间。另外,网约配送员通过参加行业通识知识、交通安全知识、消防安全知识、基本服务规范以及技能培训等,通过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新业态培训新模式,可以在实现技能提升的基础上获得更好的职业发展前景。整体而言,网约配送员是个人成长、职业发展的新发力点。

网约配送员的价值:

【对社会价值】对经济社会发展而言,网约配送员是“互联网+服务业”和“智能+物流”的关键环节,是城市里有温度的“新基建”,通过驱动即时配送行业发展带动现代服务业走向数字化、智能化,为数字经济、平台经济、智能经济等新经济新业态发展提供劳动力保障,对稳定社会就业、助力脱贫攻坚、发展智慧城市、创造美好生活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对企业价值】网约配送员作为餐饮等生活服务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伙伴”,助力生活服务业企业降本增效,有力促进餐饮等实体经济营收增长。2018年我国在线餐饮外卖收入增长了57%,远超全国餐饮业收入12%的增长水平。

【对个人价值】对网约配送员群体而言,作为一个新的职业选择,该职业收入可观,工作时间更加灵活,拥有良好的就业和薪资前景,有利于各类劳动者实现就业。此外还有效促进了贫困劳动力就业,截至2019年年底,累计约有720万网约配送员通过美团平台实现就业增收,其中43.2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019年在美团平台就业的网约配送员共有398.7万人,其中25.7万人是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这些网约配送员中已有25.3万人实现脱贫,脱贫比例高达98.4%。

五、未来市场需求

网约配送员是移动互联网技术革新的产物,大量就业群体的背后是科技与创新带来的深刻变革。总的来看,与网约配送员直接相关的技术包括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即时配送平台通过运用机器学习、运筹优化、调度仿真等技术,研发智能调度系统,可实时跟踪网约配送员行进的方向和当前位置,结合实时运单情况,按照系统计算出的效率最高的方式分派和优化订单。以美团为例,在高峰期,每小时要支持29亿次的路径规划算法,平均0.55毫秒规划1次路线。此外还不断研发智能电动车、智能配送餐箱、智能语音助手等。

随着国家对“互联网+”、平台经济等不断加大支持力度,不断培育壮大消费新业态,预计未来餐饮和零售线上化率将翻4-5倍,带动即时配送行业规模相应增大,网约配送员将迎来更加广阔而美好的职业发展前景:(1)预计未来5年网约配送员的需求量约为3000万,市场发展对网约配送员的需求将不断增加,并且新生代劳动者更加偏爱自由灵活的工作模式。(2)实际收入将进一步增加。即时配送订单规模快速增长,配送劳动力缺口仍长期存在,网约配送员市场价值将更加凸显。(3)社会地位将进一步提升。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新年贺词中说“这个时候,快递小哥、环卫工人、出租车司机以及千千万万的劳动者,还在辛勤工作,我们要感谢这些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守护者。”2019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看望慰问基层干部群众时说“‘快递小哥’工作很辛苦,起早贪黑、风雨无阻,越是节假日越忙碌,像勤劳的小蜜蜂,是最辛勤的劳动者,为大家生活带来了便利。”这些肯定和褒奖使网约配送员从业者的职业荣誉感和职业获得感不断提升。

六、专家观点

中国劳动学会会长、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杨志明:网约配送员是新技术革命的产物,当下消费新业态“无中生有”和传统产业升级“有中出行”交织演进,由数据驱动、平台支撑、网络协同支持的新经济活动,使互联网技术快速应用在生活服务业,形成了平台经济,从而带动了一大批网约配送员在社会生活中规模化地涌现。穿棱在城市大街小区“快递”“送外卖”背后是科技创新带来的深刻变化。网约配送员还反映了需求创造新职业。消费者网购类型多样化、以往三日到达的时效已不能满足需求,外卖、生鲜、药品等的即时属性使其需要快速送到消费者手中,防疫期间抗疫物资、医护人员生活保障和居家生活陡然激增所需的配送,更强化网约配送成为城市生活的刚需,“海量”的市场需求使得配送员就业规模化增长,并迅速转换成拉动消费增长,成为新业态吸纳农民工等劳动者就业的支柱性行业,有力支撑了新旧动能转换和从充分就业走向高质量就业的结构升级。网约配送员还是新型用工方式之一,零工就业、共享就业特点明显,反映出适应新生代农民工更愿意弹性工作、选择不同以往大都到工厂流水线上班的就业,吸引大批新生代农民工投身到新业态。任何新事物都经历着先发展、后规范,边发展边规范,以规范促发展,不能简单用工业化时代形成的劳动合同办法看待和管理网络时代新型用工。网约配送蕴藏着深刻的科技和经济变革因素,人们以往跑着进商场,如今忙着点击量,拥抱新职业、发展无限好。每当天刚亮就见到网约配送员奔跑在城市大街小区里,不由从心里向网约配送员致敬!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莫荣:过去10多年,全球劳动力市场的一项重大变革就是互联网平台就业人员大幅增加。网约配送员是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技术与人类合作的典型模式,智能化的路线规划与人类灵活行动能力完美结合,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大幅降低了生产服务和市场交易成本,扩大了市场份额,并增加了大量的人机合作就业机会,顺应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实现了共享发展的梦想。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院长、教授冯喜良:“网约配送员”是新型信息技术发展所产生的新职业。为现代信息网络与物流网络的全面结合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基础。作为“互联网+服务业”和“智能+物流”的关键环节,通过配送连接用户、商家和厂家,解决了数字经济时代线上与线下有机融合中“最后一公里”的问题,是数字经济时代新的生产模式和消费模式的核心支撑部分。信息技术带来的工作时间、地点、方式等的灵活化和多样化是未来劳动过程的发展趋势。网约配送员灵活的工作模式符合劳动者追求自主劳动的社会需求,将会在生产和消费等经济社会生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中国饭店协会会长韩明:近年来,餐饮外卖服务迅速发展,给人们的美好生活提供了新的消费体验,推动了全国餐饮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和提质增效。网约配送员作为网络餐饮服务生态的重要一环,已经成为餐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伙伴。目前,国家对“互联网+”、平台经济等不断加大支持力度,积极培育壮大消费新业态,努力发展线上线下相融合的餐饮服务。未来,餐饮行业对网约配送员的需求必将进一步提升,网约配送员这一新职业的规范快速发展也将在餐饮业转型升级中发挥着更加重要的积极作用。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同城即时物流分会秘书长万莹:网约配送员这一新职业的认定,给当前几百万以80、90为主力军的年轻人一种职业认同感。他们像小蜜蜂一样辛勤工作,成为城市生活不可或缺的一份子。“小哥”这一称呼虽然亲切,但从“小哥”到“网约配送员”,成为360行中的一份子,更体现了社会的认可,时代的进步。

七、典型人物案例

(一)常包红:通过转型从事网约配送员成功实现脱贫

常包红,1986年生,甘肃陇南人,曾是国家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已脱贫。以前当过保安,做过汽配检修员,2017年因工厂减产被辞退。2018年春天,他开始转型在北京当外卖网约配送员,在方庄站负责配送。他每天六点开工送早餐,节奏挺松快,到十点半,午高峰来了,他要一气送上三个小时,两点左右才顾得上吃饭。晚高峰在傍晚五点左右开始,再送三小时。吃过晚饭,又送一些零碎的单,一直到夜里十点多,实在疲了,他才收工。一单赚八块五,再加些其他补贴和奖励,常包红一天能赚三四百块。每个月发工资,常包红才会休息一天。一份工钱,他分四份,自己留两三千在北京生活,老婆在家带孩子是大头,得超三千,还有一大份,还房子的借债,一小份,三百块钱的电瓶分期款。

常包红经过勤奋工作,2019年成为所在站点的“单王”,月收入超过一万元。常包红在接受央视《新闻联播》采访时说,“靠着送外卖,我不仅养活了父母妻儿,还能还上老家的欠款,现在确实挺好的”。

(二)左申平:网约配送员让我成为企业主管

2004年,17岁的左申平初中毕业后,从老家安徽来到北京打工。他先后从事过保安、快递员的工作,直到2017年11月成为了一名网约配送员,靠着踏实肯干的工作劲头和不断总结的工作方法,左申平的月收入很快便过了1万元。2018年初,他被站里选举为组长。第二季度连续三个月,被评选为站里的单王。7月,他被提拔为储备站长。作为站长,左申平在完成订单调度和问题沟通的工作之外,最大的职责是帮助站里100多位送餐员提高服务质量和配送效率,减少投诉和差评,最终提高站点的整体业绩和准时率。在左申平的带领下,他所在的站点2018年8、9月份,被连续评为五星站点。2019年4月作为普通劳动者的代表,他还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五一特别节目录制。

因站点管理业绩突出,2019年8月左申平成为某外卖加盟商人力资源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的主管,负责5个站点约300名网约配送员(正常运营期间)的日常管理工作。包括站点管理层人员的日常工作安排、任务制定、内部团队思想工作、与美团渠道经理的对接等。成为主管之后,他继续保持勤于思考、善于总结的工作习惯,对所任职务有了更深的认识。主管更主要的工作是协助站长对站点做出分析和整改,提高团队协作效率,需要工作上提前规划和分析做出预判。

(三)高丰、董婉秋:网约配送员让我们夫妻有机会参加70周年国庆群众游行方阵

高丰,是一名退役军人,望京模范站的网约配送员。2008年,18岁的高丰应征入伍,在哈尔滨服役期间,正逢新中国成立60周年大庆,因为执勤他错过了当年的国庆游行直播。退役后,他做过多份工作,在事业单位上过班,还当过保安和建筑工人。2018年4月,他来到北京,成为某外卖的一名网约配送员,虽然很辛苦,但是收入比之前高了不少。

在站点,高丰的表现一直很优秀,工作数据很“拔尖”。不久,他的妻子董婉秋也来到北京,跟丈夫一起成为了“网约配送员”。因为热心公益,2019年上半年高丰成为了“美好朝阳骑士”的一员。“美好朝阳骑士”是朝阳团区委联合区内企业发起的志愿服务项目。短短几个月,他就参加了“道路安全文明骑行”“骑手安全自护”等安全教育和技能培训,并与伙伴们一起为祖国庆生,参加了“我与祖国共奋进——彩绘T恤”主题活动,还去了热门打卡地香山革命纪念馆参观学习。

2019年10月1日上午,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在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随后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高丰和他的妻子都在群众游行的第七方阵,和这个两千多人的大方阵一起走过长安街,在天安门城楼前表演了一段舞蹈,圆了自己当兵时未曾实现的阅兵梦。2019年10月16日,国庆70周年阅兵游行活动表彰大会隆重召开。表彰大会汇集了此次国庆70周年阅兵方阵、群众游行方阵、联欢活动、后勤保障组、志愿者服务队、国庆工作组、影视明星代表等方面的优秀代表共计600人。高丰作为网约配送员唯一代表和群众游行第7方阵的优秀代表,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接见。